Månadsvis arkiv: september 2017

領取而今現在

不雨花猶落,無風絮自飛,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生命的年輪一刻都不曾停留過,我們能做的只是把握現在。

生老病死,誰也無法超脫,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這些也只是人類尋求超越生命本身的理想追求,沒有人真正從肉體和精神上感受過領略過。即使是得道的人,其所領略的極樂世界也是通過現在的時空和自己感知的,說佛祖達到無我之境,此時,生命對他而言已經沒有意義了,肉體只是軀殼,他真正坐化升天的時刻便是他同宇宙自然天地大道合一的時候。與眾生不同的是,他不止是肉體的回歸,還是精神的回歸,他的有生之年的開悟使得他看透了世間萬象,懂得天地的運行,從而更好的保持著自己的原本。一個人開悟的越早,則其從現在的生命中所獲取的歡樂就越早,生所帶來的苦惱就會越少。歷經了生死和磨難,懂得生命的玄機,知道什麼是自己要的,什麼不是自己要的,心感身受了什麼是生,什麼是死,什麼是真正的青春和生命,在有生之年享受安樂。

青春年少的人往往生在福中不知福,妄自的羡慕富貴榮華。其實,他們本身就是一切,待到老時都已晚了,這也不如意,那也不順心,時光就在這種蹉跎中浪費了,既沒有做成事業,又沒有感受到生活和生命的歡愉。倘若時光的箭頭是逆向的,那麼,人人都會開悟的,懂得什麼叫青春和生命,因為他們是從衰老死亡中走來的,如果生命可以逆轉,那麼,人人都會成為思想家和聖人,得佛成道。
一個人的思想,情感和意志應該對應著生命體自身的運行狀態,這樣,才能達到和諧。從人的一生來看,每個階段都有自己的生命狀態和應有的精神狀態以及生活方式,童年時就該童年般過,少年時少年過,青年時青年過,壯年時壯年過,中年時中年過,老年時老年過,一任自然。從而今現在看,一個人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情感就應該呼應著生命的脈衝,隨著自身的節律,虛弱時虛弱過,平靜時平靜過,興奮時興奮過,爆發時爆發過。平靜時爆發過,終究會虧了身心,爆發時平靜過,即使聽著輕音樂,胸中依然有金戈鐵馬,氣吞萬裏如虎的壯懷,最終要“銀瓶乍破水漿進,鐵騎突出刀槍鳴”。佛家有句樸素平常卻又境界高妙的話,掃地時掃地,睡眠時睡眠,參禪時參禪。平凡之人,當然不要修到“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那般境界,只是要懂得活在當下,領取而今現在的快樂。

喜怒不形於色的政客,寵辱偕忘,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思想家,真正到達這種境界的,世間又有幾人?王者的體魄和靈魂,在人世間實屬鳳毛麟角,且若成為真正的人間王者,又要歷經多少的劫難?擁有稟賦的人,若要修得正果,尚且難逃苦難的折磨,更何況稟賦平平的人呢?若為了天空一輪皓月而錯失了星光燦爛,即使明月終而在懷,難道就沒有遺憾嗎?一個人若真的達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則在一方面說明他的生命機體已經不再那麼鮮活了,對一般的刺激和誘惑已經是不那麼敏感了。二十歲的心臟若是同天命之年一樣跳動,那麼,這個青年以後還會有什麼出息?高妙的言論和高深的境界只是一種遙不可及的追求,太上忘情之人,雖在書中有載,即使千年後享受世人的禮拜,而在當時,他所生活的圈子,卻未必招人喜歡。很多人是把今生度明天,其實,還不如真情換此生呢!

平常心是道,領取千年王侯,不如領取而今現在。

0 kommentarer

你是我留念裏歎不完的離騷

趁醉,吐真言。未語,淚先流。開始忘了詞,結束沒有結尾。

—題記

開始的開始,我們的確是孩子。最後的最後還是沒有能變成天使。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你變了,我也變了。那些承諾的還在堅持嗎?我身在遠方,心在天涯。本是壯志男兒, 志在四方。出門在外,漸漸的開始學會了堅強。還記得那些美麗的誓言。那些承諾在時間的面前都顯得有些無力。

電話,短信, 信封。能改變的是什麼?你依然不在我的身邊。天氣漸冷,你是否帶好了圍巾。有沒有穿上厚的衣服,我都不知道,也沒有和我說起,再也沒有關注過你,有幾個月了把。對於你應該好好的學習呢,好姑娘,不要想我。 時間證明了我依然還是獨行,不知道是為什麼,我不差那卑微的溫存,然而你帶給我的是感動。是一種衝動,也許那就是一種衝動一個玩笑。就算失去也要堅強的微笑到最後,你愛我像誰,我就像誰。

一曲離騷,幾度妖嬈。滑倒了再要爬起來需要巨大的勇氣,纏繞在記憶裏的回憶,千絲萬縷,逃不開,避不去。乘風能飛到你哪里嗎?我和你的距離也許不只是地理上的,是一種隔閡。你未曾瞭解過我,我也不知道你的內心世界。

幾度分離,不解憂人情。依然要走,這是上帝的安排,讓我們都可以好好的冷靜下,我們都還有時間。也許我因該學會動心不動情。認真就真的輸了嗎?至少現在對我。是的,是這樣的,我輸的好徹底,連最後的一點尊嚴都沒有了。文科男就是這麼的杯具。悲劇到了沒有一個茶几可以承載他。

要開始改變, 不是說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嗎?呵呵,已經學會了如何去面對孤獨。學會了如何在一個地方跌倒了爬起來的人還是怕面前的喜馬拉雅山的巍峨嗎?不會了啊。是的呢。說話都帶上了這種口音。潛移默化的湖南化了。骨子裏的驕傲開始被打磨。直到開始做一個八面琳瓏的人。

是真的嗎?我快要回去了呢,離開時到現在都已經過了這麼久,沒有什麼可以帶回去的,難道用錢買來的才會讓人有回憶嗎?那樣的話把全世界買給你夠不夠呢?這樣做的是不是還不夠好,難道還想要銀河系?我不是凹凸曼,給不了那麼多。我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帶回去一個湖南妹子給你檢閱。

開始沒有勇氣了呢。回去要怎樣呢。 家裏人都在計算著回家的小時數,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時間表。你還好嗎?

你是我留念裏歎不完的離騷,是我記憶裏彩霞裏的那一抹深紅。

是我拿不起,卻不放下的。

0 kommentarer